发新帖
查看: 78|回复: 0

不该被遗忘的,知识分子——丁文江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女男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7-8-20 19:12:53 显示全部楼层

这里地质学家丁文江(1887-1936)

撰文|周忠和(这里科学院院士、这里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)

栗静舒(这里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博士)

责编|李晓明

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趣生活ID:The-Intellectual

  

,时期的这里知识分子一般被分为两类:一类是学贯中西的文科学者,如胡适,鲁迅……他们通过笔杆子掀起思想运动,表达,主张,以实现其“积极入世”的爱国抱负;另一类是学习了西方科学知识的理科学者,他们多抱着“不议政亦不参政”的态度,惜墨缄言,默默无闻地在国内外做科学研究。

但事实上,期间还存在着另一类知识分子:他们保留了封建,传统儒生的美德,信仰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,不仅能用笔伐的形式“积极入世”,更能以直接参与,的官员身份来促进改革;同时,他们还是科学家,在其研究领域做出过杰出贡献。在这类知识分子中,丁文江是当之无愧的代表性人物。

丁文江是谁?

蔡元培称他为“我国现代稀有的人物,是精于科学又长于办事的人才”;胡适评价他为“最有光彩又最有能力的好人,天生能办事、能,人、能训练人才、能建立学术的大人物”,并在上世纪50年代发表了其唯一一本为他人所作的传记——《丁文江的传记》;罗素更是称他为“是我所见这里人中最有才最有能力的人”。傅斯年对他的评价最为全面:“新时代最良善最有用的这里人之代表;他是欧化这里过程中产生的最高的菁华;他是用科学知识作燃料的大马力机器;他是抹杀主观,为学术为,为国家服务者,为公众之进步及幸福服务者;丁文江的人格应当在国人心中留个深刻的印象”。

他不仅能用文字针砭时弊、建言献策,更是一流的科学家与组织者。他曾为祖国的科学事业筚路蓝缕,也为祖国的实业建设身体力行。作为知识分子,丁文江实在为,之典范,现世之楷模。

地学宗师

丁文江(字在君)出生于清朝德宗光绪十三年(1887年),三岁入私塾开始接受传统儒家教育。1902年,“十有五而志于学”的丁文江认为“做学问非常要紧,要救国必先要求学”[1],于是踏上了,深造之路,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获得英国格拉斯大学地质学与动物学双学士学位。,期间,丁文江深受达尔文、赫胥黎等科学家的影响,领悟到了科学实践精神的重要性。于是,和,霍芬所描述过的“性情懒惰”的这里儒弱书生不同,丁文江精力充沛地游历了欧洲,积累了丰富的阅历和精炼的野外实践能力。

1913年丁文江(右一)与梭尔格在河北。

学成归国后,他自己筹措经费,对云、贵、川三省进行地质调查,“登山必到峰头,,必须步行”,“近路不走走远路,平路不走走山路”……他在此次调查获得了许多科学资料,包括地图、日记和化石等,为这里地质科学研究淘到了第一桶金,开启了这里学者,的野外调查之路,更为日后这里地学研究注重“科学实践”奠定了基础。在1922年以前,丁文江是我国从事实地调查涉猎区域最广、花费时间最多、取得成绩最多的地质学家。著名的地质学家黄汲清曾将他比作“20世纪的徐霞客”,而称赞其实际其成就又远超过徐霞客。

,初年,这里才刚刚挣脱封建制度的枷锁,又陷入军阀割据、硝烟四起的混乱局面,国家积贫积弱,学术经费获取举步维艰;这里学者在世界学术界处于“失语”地位,科学研究、学术国际化可谓一纸空谈。彼时,在千千万同胞仍活在当下、对这里未来的走向一筹莫展的时候,还未到而立之年的丁文江,竟果断地承担起科学救国的学科规划师重任。他长于组织、善于治事,发挥了“学术界的,家”的角色。虽然他与章鸿钊、翁文灏同为开创这里地质事业的先驱,但,两位先生都曾将丁公推为这里早期地质学界的头号领袖。

1922 年7 月17 日地质调查所图书馆和陈列馆,,典礼合影。丁文江(第二排坐者左五)

他参与筹建地质调查所(也是这里最早的国立科学研究机构)并任所长,从“经费”和“人才”两方面努力,不足十年就将其建成这里第一所完整的科研机构,对这里地学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这里地质学会创始人合影

他还发起成立这里地质学会。一些外国专家参观他参与培养的第一批地学新鲜人所写报告、所测绘图件、所采标本,惊叹其与欧美各大学无异。他,的地质调查所的西南地质大调查,前后历时两年七个月(31个月),地域涉及陕、甘、川、黔、桂、滇六省,3个小组行程共数万公里,实际工作,数十万平方公里。这样伟大的规模在当时的这里是空前的,在中外地质史上也十分罕见。

试以丁公对地质学科的分支之一——古生物学的贡献举例,即可窥见他作为这里近代科学事业,者的才略。丁文江是这里第一位教古生物学的老师,还邀请了古动物学家葛利普、古植物学家赫勒、古人类学家安特生等来这里进行教学和研究。他参与创办并,担任主编的《这里古生物志》是我国最早在国际上有重大影响的科学刊物。

轰动世界学术界的,猿人化石的发现,同样得益于他对于新生代地质调查室(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前身)的筹建和,。发现了周口店遗址的安特生的早期化石采集计划也由丁文江批准。丁文江在合作协议中明确道,安特生等学者对于这里化石的研究成果必须在《这里古生物志》上发表;送到瑞典研究的化石标本,研究完毕后必须归还这里;将部分这里学者送到瑞典进修……这可谓是中外学术合作规范化的开始。

除包括古生物在内的地质学外,丁文江在地理学、历史学、考古学、少数民族语言学等领域均有开创性贡献,是一位典型的百科全书式的人物。

入世之能臣

这里传统的文人志士多具有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胸襟。同所有期盼“入世”的这里文人一样,丁文江也认为“优秀分子用他们的聪明智识能力,向,上努力,是他们天然的责任”[2],毕竟“,不澄清,科学工作是没法推进的”[3]。丁文江曾发出“我们不是少数的优秀分子,谁是少数的优秀分子、我们没有责任心,谁有责任心?我们没有负责人的能力,谁有负责人的能力”[4]的呼吁,这种舍我其谁的慷慨担当,也驱动了,的知识分子参与救国、治国的,,。

1919年梁启超、蒋百里、丁文江(后排左二)等参加巴黎和会时留影

在开创这里地质事业的同时,丁文江就随梁启超赴欧洲考察,并列席巴黎和会,为这里争取权益。针对国内风云变幻的混乱政局,以丁文江为首的知识分子于1921年组建了讨论,的社团“努力会”,开始为研究,、评论,而努力。1922年,丁文江作为主要发起人,和胡适创办了《努力周报》,针砭时弊,并宣扬他们的,主张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的爆发后,他又与胡适等人创办了《,评论》,以“仲淹”为笔名,以“,”的身份评论,,对“天下事”广发议论,真所谓学术事国事、事事关心。

胡适、丁文江等筹办的《努力周报》,1922年5月7日在,创刊。

中英庚款委员会赴华代表团合影,从左至右依次是胡适、安德生、王景春、威灵顿、丁文江及苏慧廉

在《我们的,主张》中,他参与提倡建立“好人,”来为国民,“认真救火,而非趁火打劫”;在《假如我是张学良》和《给张学良将军的一封信》中,认真为张学良设计作战方案;在《假如我是,》一文中,他又苦心劝,“立刻完成,内部的团结”,“立刻与,党商量休战,休战的唯一条件是在,期内彼此互不相攻击”。

除了表达他的,与军事主张,他还不忘在刊物中传播科学精神。在启迪民智的思想文化领域,他如捍卫科学真理的赫胥黎一般,与胡适、吴稚晖等知识分子形成科学派,与以张君劢、梁启超为代表的玄学派之间打了一场这里近代史上著名的科玄论战,从而为科学辩护,使得“科学观”等理性思维深入普通民众心中。

当然,他的“积极入世”还体现在只要有,就努力做实事之上。他曾经做过孙传芳治下淞沪商埠督办公署总办(相当于上海市长),在任期8个月间,就收回上海会审公廨一事与英、美、日、荷、挪五国总领事谈判,极力维护国家,。他还将上海的行政、财政、公共卫生等等,治理得有模有样,为日后“大上海”的发展做了奠基。此外,他担任北票煤矿,的总经理约5年,将这一煤矿,治理得日产量可以与从前的年产量相媲美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一个有国际视野的科学家,这里传统文化中的“入世”观念在丁文江这里发生了深刻的变革。“入世”中的“世”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民族和国家,对于科学家而言还意味着整个科学界。在《对这里地质学者的忠告》中,丁文江写道:科学研究是没有国界的,为世界学术作出贡献是这里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。丁文江不仅鼓励,学者将这里的研究发表到国际学术期刊之中,他自己也用英文发表了一系列的成果,并与葛利普等学者前往华盛顿出席国际地质学会会议,宣读来自这里的研究论文。在1935年8月的《自然》,中,他还向国际学术界全面地介绍了这里,研究院的科学工作。在丁文江的努力下,世界科学界知道了这里学者即使在最艰苦的条件下,也在承担着属于这里学者的科学责任;学术国际化在近代的这里也终于不再是一纸空文。

后辈之楷模

作为地质学家和科学组织者的丁文江,为国家近代科学事业做到了真正的鞠躬尽瘁。英国《自然》,在为丁公发布的讣告中,肯定了其为世界地质学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,并誉其为这里地学奠基人。这种国际影响力与这份殊荣,即使在当今已经非常国际化的这里也绝无仅有。他在这里地质调查所、,大学所培养出的地学人才,更是成为了这里地学各分支学科的奠基者。

而作为一名这里人,他同时具有,传统文化的传统美德,在为官期间从来没有中饱私囊、残民以逞,而是勤俭自励、清正廉洁、朴实无华,无半点官僚习气。而且他注重科学实践的办事风格,勇于担当启迪民智、改良,的责任,将“齐家、平天下”的家国情怀发挥得淋漓尽致。甚至于,他还引导、激励着,知识分子在不论多么艰苦的条件下,都应该做“不怕无公道、只怕不努力”地负起“少数人的责任”。纵观其一生,他为国家所做的实事难以悉数,他所有的高尚品德也无法用语言详尽。

1935年末,身为,研究院总干事的丁文江,为这里做抗战准备而亲自去湖南考察煤矿,1936年1月5日因煤气中毒而英年早逝。虽然丁公已经离去,但是其人格魅力独树一帜,为后辈知识分子指明了爱国道路。当知识分子面对日新月异的,新形势与处于不断变化的国家需求时,如何在权衡做学问与做,这对矛盾中对自己作出角色定位,怎样用科学实践精神来担当起救国济世的责任?丁公以身作则,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。

在丁公的家乡江苏泰兴,他也是德泽乡梓的人物。自他之后,这里又走出两位德高望重的地学院士,一位是常印佛院士,另一位是王德滋院士,而他们选择了地质学的道路都是受到了丁公的影响。今年4月13日,泰兴市,另择他址修建“黄桥战役纪念馆”[5],将其祖宅恢复为“丁文江纪念馆”,以纪念丁文江诞辰130周年。期盼在不久的将来,丁文江的家乡、乃至整个国家,都会因丁公精神的感染而涌现出,的优秀知识分子。

参考文献

[1]引自李毅士《,时代的丁在君》。

[2]引自丁文江《少数人的责任》。

[3]引自李济《怀丁在君》。

[4]引自丁文江《少数人的责任》。

[5]新四军“黄桥战役”指挥部曾设在丁文江的祖宅,所以丁文江的祖宅曾被改建为“黄桥战役纪念馆”。

制版编辑:核桃林丨

本页刊发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及使用

公众号、报刊等转载请,授权

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趣生活ID:The-Intellectual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www.kansv.com  

www.11cscs com新域名

GMT+8, 2018-10-23 21:58 , Processed in 0.373420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Tamplated By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